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卡牌又进化了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智商太低
    “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皇炎在看到欲姬使用出他根本没有见过的触手和魔气时,眼中露出一抹疑惑的光芒,但随即便悄然而逝。
    因为不论是魔气还是触手,在他金色烈焰的神圣威力下,都显得那么的弱小,构不成任何威胁,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种新奇能量罢了,可能是其他二级势力所独有的能量而已。
    “敢小瞧姐姐我?”
    欲姬嘴角轻轻扬起,眼中露出一抹邪笑,是那么的魅惑,那么的颠倒众生。
    她轻轻抬起手,粉红色的魔气在双手萦绕,仿佛跳动的彩虹。
    而后她狠狠向前一,五道赤红色的光芒利爪直接劈向那颗硕大的太阳。
    “如此弱小的能量,也敢与太阳争辉?”
    皇炎发出一声讥讽的嘲笑,他轻轻扭动身体召唤,出数个金色火球,准备抵挡住赤魔爪的进攻。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五道赤色利爪并没有直接冲向这个太阳,而是像有精准导航一般,在半空中进行了一个急转弯,然后劈向了已经逐渐隐形透明的其余四人。
    赤魔爪的速度非常之快,在空中划过一道痕迹后,直接冲进了四人的体内。
    不好!
    包括天火在内,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根本没有防守住赤魔爪的进攻。
    他们身体一顿,整个人的皮肤表面突然开始浮现出红色的痕迹,隐隐约约间含有一抹黑色的烈焰在舞动。
    “奇怪?”
    既然大惊失色了,正准备去找自己,主人求救时却发现这股红色印记和黑色火焰,似乎并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其他伤害。
    好像隐约间只有一丝丝的不适感。
    “好像她就是个绣花枕头啊。”
    他们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不适的身体,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嘲笑,他没想到如此看起来如此恐怖的技能,竟然对他们一点伤害都没有,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笑声戛然而止。
    从天火开始,他的身体突然间泛出一丝丝裂纹。
    这是一种像是玻璃被打碎后出现的碎纹,在他的皮肤表面蔓延开来,仿佛他整个人变成了一件精美的瓷器,然后被砰的一下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最后再用胶水粘合起来的状态。
    一股钻心的疼痛,在天火身上散发。
    “痛,太痛了!”
    天火满脸青筋,拳头紧紧握起,咬着牙一脸的痛苦,他猛地蹲下身子,整个人在天空中不停的翻滚。
    “天火,你怎么了?”
    这个时候就连平常和他根本不对付的几人,都忍不住上前关心询问起来。
    要知道他们是一起中的赤魔爪,如果天火有这种异样的感觉,那他们很可能也会遭受如此的待遇。
    “杀。”
    “杀。”
    天火在不断的颤抖声中,瞳孔逐渐浮上一抹灰色。
    他浑身燃烧着魔气和黑色的烈焰,整个人慢悠悠地站起身,脸上面无表情的看向自己的三个同伴,口中不停的发出着杀杀杀的话语声。
    “天火,你怎么了?”
    其中一个吃着头发的少年才看到天火的状态不太对劲,于是走上前询问了一下。
    可他刚刚挪动脚步,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像舔我,一样出现一条条如同破碎瓷器被修复好的裂纹。
    其中最长的一道裂纹从他的天灵盖一直劈到了双脚。
    而后他的瞳孔也浮现出一抹灰色,整个人同样被黑色的默契和黑色烈焰所笼罩。
    “不对劲,不对劲。”
    剩下两个正常人面色疯狂大变。
    他们都中招了,那自己怎么可能会幸存得了?
    就在他们准备去找自己的主人求助时,裂纹同样在他们身上产生,一抹灰色将瞳孔覆盖,四人就在此刻转化为充满着魔气与杀戮的行尸走肉。
    “嗯?”
    目睹这一切的皇炎,十分纳闷。
    虽然他贵为火焰谷的人,但却根本不了解另一个世界的技能。
    他根本不知道我现在发生了什么,而且这股隐隐约约间燃烧着的黑色火焰,为什么让他感到这么心烦呢?
    谷雨却在一旁笑了笑,他当然知道欲姬刚刚使用的是什么能力。
    【赤魔爪】:强力的破坏性技能,将魔气集中在右手挥出,对敌方造成高额伤害,并附加“魔欲”效果。在“魔欲”效果下,敌方陷入混乱状态,攻击任何靠近他的人。
    天火四人就是被赤魔爪击中,并在撕裂过后形成魔欲效果。
    现在他们几人已经陷入了完全混乱状态,根本分不清是敌,是友只会攻击任何靠近他的人。
    而作为皇炎的手下,他们现在本能的正朝着自己的主人前进。
    “你们怎么了,说话!”
    皇炎捡到自己的4名手下,浑浑噩噩的迈着颤颤悠悠的步伐朝自己走来,他也是有些慌了。
    “杀!”
    “杀!”
    “杀!”
    “杀!”
    死人瞳孔发灰,不断呢喃着朝前方走去,并且身上开始燃烧起层层黑色烈焰,并在最终形成一把黑色镰刀。
    这是赤魔爪所携带魔欲状态的能力,能够形成一把由黑色火焰组成的镰刀,自行去攻击周围任何人,但不包括已经陷入魔欲状态的人。
    “你们反了吗?”
    皇炎见自己的四名手下竟然提着四柄黑色火焰镰刀朝自己走来,那恐怖的能量波动,仿佛将他撕成碎片。
    但他现在只能无可奈何,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因为作为火焰大阵的开启人,这里的任何火焰都伤害不到他们四人,最多是能将其困住。
    “我不知道你给他们施加了什么样的魔力,但如果你想以为这四个垃圾就能杀死我,那太可笑了。”
    皇炎冷哼一声,看向这个站在触手上方的女人,大笑一声,说道:“我的火焰大阵,防御力冠绝天下,你们是不知道的吧。”
    “听到火焰大阵的名头,你们第一时间可能以为这是攻击力是最强的大阵,可遗憾的是,火焰大阵的防御力才是最强的,同等级乃至上等级,如果不费尽全力就根本打不破火焰大战的防御,更别提这几个垃圾了。”
    随着皇炎疯狂大笑着,欲姬的眼神却越来越讥讽起来。
    她轻轻踩着触手走上天空,手中抽出宠魅剑,粉色的魔气在剑身萦绕。
    然后,她提起剑,轻轻朝皇炎所在的位置劈了过去。
    没有任何的花哨,仅仅是从上到下,劈出一道粉色的剑气。
    剑气的速度很快转瞬之间就来,到了太阳的面前没有任何的躲闪就这么的没入到太阳体内。
    “没用的,我都说了,火焰大阵的防御力是冠绝天下的,就凭你这一刀没有任何能量波动的剑气,还想伤害我?”
    皇炎一边提挡着自己手下挥舞镰刀朝自己进攻,一边对欲姬发出嘲笑。
    “哦?”
    欲姬也只是笑笑不说话,她对这种自大的人一向是没有什么好看的,尤其是认为自己天下第一,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你确定吗?”
    欲姬脚踩着触手,来到霜儿身旁,握着她杨柳一般的腰肢,手不自觉的开始游动了。
    霜儿也没有阻止,她脸色微微泛红,提起玄冰刺,直接劈出一道冰蓝色的剑芒。
    剑芒掠过长空,划过无穷火焰,狠狠朝皇炎劈去。
    “我都说了没有用的,你们的攻击对火焰大战的防御来说,只不过是挠痒痒一般太过弱小了。”
    皇炎刚刚发出嘲讽一般的笑声,然后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只见他身体上那颗巨大无比的太阳,竟然被一道冰色剑芒劈出一个一米多长的大洞。
    玄冰刺切入时散发出的寒冰能量,一时之间直接将伤口冻住,根本没有让其愈合。
    “怎么回事?”
    面对如此惊悚的场景,皇炎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他也不是没有和这道剑芒对战过,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有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呀,为什么现在竟被区区一道剑芒直接把自己的太阳之神给打破了。
    紧接着,一股疼痛感从他背后袭来。
    他回过头去,只见自己的4名手下正用着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拿着四柄黑色火焰镰刀,朝自己后背疯狂回去。
    本来不会有任何疼痛感的,他竟然在此刻有一种脚踩尖刀的痛感。
    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懵了。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受伤?为什么会感到疼?我现在用的可是火焰大阵啊!
    望着已经完全不知所措的皇炎,谷雨嘴角轻轻上扬,心道欲姬姐的能力,越来越好用了。
    【宠魅天下】:召唤宠魅剑,并对所有敌人施加宠魅印记,在此期间,敌人所有的攻击力和防御力进行互换,一切防御机能和进攻技能进行互换。
    没错,就是这个宠魅天下,直接把皇炎化身的太阳攻击力和防御力进行了完全调换。
    原本防御力极高的火焰,现在变成了攻击力最极高。
    这虽然有缺陷,但像皇炎这种一旦出现危机事情就慌了阵脚的人是不可能发现的。
    他现在要是用出自己的攻击能力,比如像刚才的火焰箭,那威力将会成倍提升,会造成无与伦比的恐怖伤害。
    不过谷雨也能挡下来。
    只是在见到皇炎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会,在如此危急关头只会手忙脚乱的人,他总是觉得这个火焰谷好像不是那么厉害。
    像极了小说电影中那些反派小喽啰的势力。
    “该死!”
    皇炎咬了咬牙止住身体的疼痛,而后轻轻扭转身体,召唤出一颗直径长约三十米左右的火球。
    这么大?
    在召唤出火球的那一刻,就连火球的主人,皇炎自己都愣住了。
    三十米左右的火球,那不是只有星河级的长老们才能使用出来的吗?
    为什么自己现在只能使用出来了?
    想到自己刚刚被暴揍,皇炎脑子就算再笨,他也反应过来了。
    “难道我的攻击变强了,但我的防御变弱了?”
    虽然对脑中浮现出的这个想法很嗤之以鼻,但皇炎还是决定要试一试。
    不仅召唤出火球,他又在接下来召唤出了火焰箭,火雨火鸟。
    同样这些已经被强化我的技能每一个都打的离谱,并且火焰的灼烧感也更加强烈,一看就不是他这个等级能发出来的。
    “果然我就是个天才!”
    皇炎心中大喜过望,他知道自己已经猜出来刚才那个女人对他施了什么能力了。
    ……
    “啧啧啧,没想到你竟然臣服于一个人类了,这可不像你啊,欲姬。”
    魔灵桀桀一笑,长舌卷着寒光铮铮的利爪,口中不停嘲讽着:“你不是最高贵的魅魔皇族吗,当初合欢池只有你没有参加,我还以为会有多清高呢,最终还不是暴露本性,变成人类的卡牌,终身供其享用?”
    “聒噪。”
    欲姬不屑开口,美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当你在合欢池和我姐姐有过之后,竟然始乱终弃,把她送给了堕魔皇子,像你这种刀魔,我当初就应该在魅魔殿直接杀了你。”
    她蜻蜓点水般的一跃而起,数条粗壮触手从地下钻出,强横的魔气将周围呼啸风雪拦在外面。
    “恢复了?”
    魔灵瞳孔一阵,感应着触手内散发出的能量,竟然和自己不相上下。
    “你……把魔心夺回来了,修克,死了?”
    它声音颤抖,眼中蹭的冒出阵阵杀机,就连一旁的血魔,脸色也变了又变。
    “修克……死了?”
    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变成了现实,这两个魔族神色都有些不太对劲。
    “死了,变成卡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欲姬嗤笑一声,眼神示意谷雨。
    谷雨很快反应过来,从空卡中掏出【血魔修克】递给欲姬。
    欲姬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将【血魔修克】夹在手中,朝着魔灵,不断的摆动着,最后,甚至将它拍进雪地,抬起长靴,对着卡牌狠狠的踩着。
    “你……该死!”
    面对如此羞辱,魔灵忍不住了,它和修克的关系十分要好,不然也不能让修克拿到欲姬的魔心。
    现在,却听到了修克被人干掉,做成卡牌,它怎么能忍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