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最后的神之途径 > 250.灵体的尝试
    克莱恩慢慢适应了目前的情况,开始审视肉体和灵魂各自的状态。
    他收回目光,尝试着驱动糅合了些许神秘空间力量的灵体。
    呜!
    略显阴冷的风刮了进来,徘徊于卧室内,克莱恩欣喜地品味到了飞行的味道,绕了一圈又一圈。
    “同城之内,我也能扮演一回‘信使’了……不过罗伯斯先生说除非本身灵体足够强大,或者借助高位格或者高灵性的物品,才能携带事物……”克莱恩控制住情绪,停止下来,漂浮于半空。
    随后看向书架上的笔记本,试着伸手,手掌直接穿了过去。
    “感觉是我的‘力气’不够大,看来真是向罗伯斯先生说的那样……”
    克莱恩飞向衣帽架,伸手抓向黑色风衣口袋里的‘沉眠符咒’和‘安魂符咒’。
    这次他明显感受到了符咒的存在,感受到了灵性的交融,可惜还是无法将符咒拿起。
    “它们的灵性不够强……”克莱恩转向另一个口袋,那里装着罗伯斯送给他的两枚窃取神血力量,并掺杂灵性制成的‘阳炎符咒’。
    温暖的感觉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的形体更加稳固,思绪更加清明。
    薄薄的金片被他拿了起来,在房间的镜子里,那片符咒是自己漂浮往外,就像众多鬼故事里描述的一样。
    “能携带阳炎符咒,也能直接用灵性发声……嗯,这种状态下我具备一定的实力了……”克莱恩飞向镜子,停在前方,看到里面只有一枚薄薄的金片呈现。
    考虑几秒,他将‘阳炎符咒’放到床上,自身重新返回到镜子前,想尝试能否钻进去。
    眼前一黑,克莱恩的视角突生变化,他看到了刚才镜中映照出的所有画面,看到了昏暗环境里模糊勾勒的一件件事物,这让他感觉自己正藏身于隐蔽角落里,窥视这小半个房间。
    真能进入镜子里。但只是普通的物品。没能通向什么神秘诡异的世界……克莱恩微微点头,往前一冲,又回到房间内。
    ‘阳炎符咒’的携带成功给了他极大的信心,于是他试图抓起另一件物品。
    来自阿兹克的铜哨!
    刚一触碰着古老而精致的物品,克莱恩就霍然感觉到自身的灵性在膨胀,在冰冷。
    腾的一下,他虚幻的眼睛变成了燃烧的火焰,深黑的火焰。
    “似乎强大了一点,状态更接近于怨魂,但没有那种强烈的怨念……”克莱恩沉淀的精神里,映照出了自己如今的样子。
    这是‘小丑’能力的另一种运用。
    “阿兹克先生的铜哨果然神奇……”
    而此时,克莱恩发现自己自己能拿起一定重量的纸张了,‘沉眠符咒’这些具备灵性的物品,更不用说。
    克莱恩尝试拿起手枪,却发现无法做到。
    旋即他开始研究去当前状态是否有施法能力。
    经过实验,他确定灵体状态下的自己有两种类似法术的能力,一是用无形的嘶吼直接震慑目标的灵魂,确实这就是‘怨魂’的尖啸,可惜克莱恩此时并不知晓。
    而且他本身灵体又过于脆弱,威力及其有限。
    而是通过接触,制造类似冻僵的效果。
    做完实验,克莱恩将目光投向被帘布遮掩的阳光和街道。
    “不知道现在状态的我,能不能在白天活动……”他嘀咕一声,飘到窗前。
    接着着,他小心翼翼地拉开帘布,露出一丝缝隙,让少许阳光穿过灵性之墙,照进卧室。
    在这灿烂的阳光下克莱恩发现自己的灵体在蒸腾黑雾,力量也在一点点消退。
    他赶紧松手,让帘布又遮住了光芒。
    “不行啊……”克莱恩沉思片刻,将目光投向床上的‘阳炎符咒’。
    如果有‘永恒烈阳’的神血力量加持,会不会获得不一样的效果?他飘到床上,试图抓起那薄薄的金片。
    可是,他刚接触到目标,温暖纯净的感觉就与他本身膨胀冰冷的灵性产生了冲突,就像水与火难以共存一样。
    嗤!
    克莱恩就像被沸水烫到了一般迅速丢掉手中的金片。
    阿兹克先生的铜哨和‘阳炎符咒’无法同时存在于我的体内……克莱恩有所明悟放好铜哨,灵体由铜哨带来的异变迅速消失。
    没有铜哨的加持,我刚才的两种能力都变弱了……克莱恩试验一番后,抓起‘阳炎符咒’,灵体再次感受到了稳固和温暖的感觉。
    他回到窗前,谨慎地穿过了帘布一点。
    阳光照在他身上,只有暖意,没有伤害。
    “不错……”克莱恩脸上露出笑容,穿过灵性之墙,想屋外飞去,打算做更多的实验。
    克莱恩穿过窗户,漂浮与卧室之外的半空,俯视着水仙花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马车。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突然抬头,望了过来。
    克莱恩吓了一跳,想就地躲藏,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遮掩。
    正当他试图躲回卧室时,却看见刚才那名男子的目光仅是扫过二楼的窗户,始终追随者一只麻雀移动,最终遗憾地被甩掉。
    呼……我都忘了,普通人看不见我……克莱恩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适应当前的状态。
    心中有了底气,他降低飞行的高度,临近还算宽阔的街道,就那样漂浮在行人们的头顶。
    距离一拉进,克莱恩立刻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略等于灵视,不需要再额外开启,只是有范围的限制。
    而在克莱恩离去之后,街道的某一面镜子里,缓缓勾勒出一个脸色苍白而精致的怨魂。
    正是一直以来,在帮希道尔监视克莱恩,从而让希道尔知晓因斯.赞格威尔故事书写到哪一步的莎伦。
    莎伦看着低空飞行,渐行渐远的克莱恩,眉头微皱,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克莱恩在家里的话,莎伦不会进去,只会在克莱恩家附近监视,只有克莱恩出门之后,莎伦才会跟着他。
    看着即将消失在视线的克莱恩,莎伦的身影缓缓消失,进入完全隐身状态。
    ……
    克莱恩向着铁十街竭力飞行,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原本居住的那个公寓外面。
    应该有上辈子普通汽车的速度,正常跑高速的那种……可惜啊,还不能自由进出灵界,否则就完美了……不过,如果在灵界里迷路的话后果据说会非常严重……克莱恩刚做完自我评估,就感觉情绪变得低落,灰暗,有着说不出的压抑。
    他环视四周,只见这里笼罩着正常人无法看到的、阳光难以驱散的暗色,残留的麻木、绝望、痛苦等情绪层层叠合,宛若实质。
    “难怪会成为邪神降临的温床,这些都是邪神子嗣壮大的养料!罗伯斯先生说梅高欧丝藏在西区,果然一点都没错。”克莱恩说话间拔高身影,飞到三层楼的位置,脱离了那种压抑的环境。
    他沿着下街飞行,时不时就能看见衣物破烂、表情麻木,营养不良的居民,还遇到了两起正常死亡的时间,都属于长期饥饿,身体欠佳,最后染病的类型。
    克莱恩忽然注意到,有几个居民在祈祷,而他们祈祷的手势,与罗伯斯先生的一模一样。
    “这是。‘天主’的信徒?”克莱恩有些惊讶。
    祈祷完后,这几位‘天主’的信徒摇头低声说着什么。
    克莱恩好奇地侧近过去,听到了他们了谈话声:
    “……圣水只能解毒,无法治病。”有人叹息。
    “这已经是‘天主’怜悯我们,降下的仁慈,如果没有圣水,我的两个女儿,在上个月就已经因为长年在陶瓷工厂里因为吸入大量的粉尘逝去了……赞美天主。”一名年龄约莫四十岁左右,断了一条手臂的中年男子说着,再次做祈祷手势。
    “确实是这样,赞美天主。”其他人也跟着道。
    克莱恩发现,这几人身上,与他所看到的那些西区居民不同,他们身上没有麻木与绝望,在他们身上,克莱恩感受到的,是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这冲散了克莱恩周围的一些暗色。
    “这就是‘天主’要做的嘛,为人们带去希望,不要被麻木和绝望所麻痹,不要让工业时代,成为邪神降临的温床!”克莱恩若有所思。
    但是,拥有前世见识的克莱恩却知道,只要资本家在,那么剥削就拥有存在,一切都是杯水车薪。
    “除非,神灵亲自干预……或者……”克莱恩摇了摇头,不认为自己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听到那名断臂的‘天主’信徒再次压低声音道:
    “听说,‘天主’的代行者,‘大地行者’阁下,得到‘天主’的启示,看到了不久后将有邪神企图降临廷根,献祭整个廷根市的画面!”
    “嘶~你听谁说的?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其他信徒纷纷询问真假。
    断臂中年男子有仅剩的右手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真假,这是我女儿告诉我的,不过,她说这是她的主管告诉她的,她的主管也是‘天主’的信徒,听说地位挺高的……”
    不等其他人反应,他又道:
    “不过,那‘大地行者’还说,那个邪神的意图将受到阻挠,而制造这一切的异端,将受到主的惩罚,所以啊,我们不需要担心。”
    “呼……那就好,那就好。”其他几人长出一口气。
    克莱恩此时却是一脸惊愕和困惑,他当然知道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大地行者’就是罗伯斯先生。
    但令他不解的是,罗伯斯先生为什么会将这个消息告知这些‘天主’的信徒,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罢了。
    “难道是我上次写信的原因?罗伯斯先生担心值夜者不信我的推断,所以,打算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值夜者相信这件事情?”克莱恩觉得除了这种可能之外,应该没有其他可能了。
    “罗伯斯先生,实在是……太好了!”克莱恩感觉罗伯斯先生考虑得真周到。
    如果希道尔知道克莱恩的想法,大概率会有些微笑地点头:
    你说的对,就是你想的那样,请你一定要这样想。
    克莱恩很快就飞去了其他地方,远离‘天主’的信徒后,他再次感受到了这里充斥着的疲惫,疼痛,悲观,麻木等情绪,尤其是工业区地带。
    就在克莱恩要降低高度,准备仔细观察这片区域是,他忽地感觉到哦虚弱,从内到外的虚弱。
    “我的灵性无法再支撑这种状态了……”克莱恩心中一惊,先是急忙返回家中,但他旋即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可能。
    我是被‘召唤’出来的,结束‘召唤’,也就自然返回了!
    他静下心灵,仔细感应着本身的状态和周围的环境,不出意外地发现无穷高又无穷近般的某个地方与自己有着微妙的联系。
    顺着这种联系,克莱恩紧紧包裹住‘阳炎符咒’,给予出结束‘召唤’的强烈意念。
    庞大又恐怖的吸力再次传来,他透明到近乎无形的身影随之一跃,消失在了物质世界。
    过了一会,穿着黑色宫廷长裙的莎伦缓缓出现在克莱恩刚才消失的地方,她蔚蓝的眼眸满是疑惑与不解,不知道克莱恩这么久突然消失了。
    “身上充满了神秘,这就是希道尔这么看重他的原因嘛?”莎伦喃喃着说道,再次消失在原地。
    …………
    无边无际的灰白雾气寂静弥漫,虚幻静止的深红星辰无有闪烁,克莱恩又出现在了巨人居所般的巍峨宫殿内。
    克莱恩望向自己的灵体,里面包裹着一枚温暖而纯净的薄薄金片。
    “还好没丢。”克莱恩长出一口气。
    感受到虚弱变得更加严重,克莱恩不敢逗留,用灵性包裹自身,模拟下坠的感觉。
    转眼之间,他回到了卧室,重新回到身体里。
    包裹那枚‘阳炎符咒’没有被带出来,留在了‘源堡’上面。
    “现在灵性太少了,等我休息够了,凌晨的时候再布置赐予仪式,将‘阳炎符咒’赐予下来。”克莱恩走到书桌前,熄灭了那根静静燃烧的蜡烛。
    收拾好物品,他没立刻解除灵性之墙。而是做了下来,翻出纸笔,开始写信,给阿兹克先生是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