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世界有大可怖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已然尘封之事
    高义努力忽略掉这种感觉,转而又因为女孩,想到些什么,心底隐隐升起一个猜测。
    自己之前在博览广场上瞥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莫非,那个转瞬即逝的校服身影,与这处记忆世界有关?甚至说,就是本人?
    那么对方向自己下手又是什么目的?高义受过不少的恐怖片熏陶,一谈起阿飘,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搞事。
    开局如果先不弄死几个路人,怎么叫凶名赫赫呢?
    “所以说,这是盯上我,想要把第一个发现它的人给干掉。”
    高义握着雨伞,原地分析片刻,决定顺着剧情,继续完成主人公的目标。事到如今,他倒很想看看,这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具体,是谁盯上谁,还真不一定呢。
    高义下到一楼,将雨伞提前撑开,刚想要步入雨中,却忽然神情一怔。
    “剧情”又开始了。
    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女孩的身影与高义不再重叠,像是因为某种原因,导致两人在定位上出现了偏差。
    高义望了望头顶的雨伞:“是因为我找到雨伞的原因么?不过这样也好,我刚好可以用更好的视角观察。”
    视野中,女孩有些熟悉的背影,一点一点的被雨水覆盖。高义撑着伞,默默跟在后方五十米外,以一种旁观者的态度,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校门,却发现校门已经被关上了。门卫室没开灯,里面的人已经不知所踪,显然不知道去哪鬼混了。
    女孩推了推同样被关上的门卫室,目光望向房檐下一柄倚靠着墙角的雨伞,几次三番的想要伸手,却又仿佛被什么肉眼不可见到的障碍隔绝一般,无法到达。
    最终,她只是缩了缩手,还是一脚深一脚浅的回到雨中。
    高义跟随其后,同样试着去推门卫室的门,却在这时惊奇的发现,自己无法与它互动。
    他的手触碰在门上,明明受到阻隔,却又诡异的感受不到任何实感,以至于手臂发力,都无异于泥牛入海。
    “涉及到记忆中未知的地方了么?”
    高义四下扫视一眼,却又忽然眸光一凝。只见在校门口一边的一处立牌上,赫然写有“阳光中学”四个大字。
    “阳光中学?!”
    高义心中原本已经沉寂下去的那股既视感,在这个刹那如同野火燎原般蔓延,几欲破壳而出。
    他仿佛印证般的,立刻跟上女孩的去向。
    雨势忽然大了些。
    从原本的不急不缓,变得急切了起来。
    绿化带中央杨树的枝叶上,已然落满了沉甸甸的雨露,一阵斜风吹过,立即毫无征兆的落下,打在下方借过的女孩身上,劈啪作响。
    女孩的校服外套差不多已经湿透,她却顾不上自己,紧紧抱着怀里的书包,在校园西墙下走走停停,忽然身影一顿,像是发现了什么。
    “积水巷……”
    高义手掌不自觉的攥紧伞柄,神色阴晴不定。
    如果所料不差,自己见到的恐怕并不是什么无关人员的记忆。而是“雨夜猎手”剧情中,主人公的遭遇画面。
    事情还不至于这么简单。
    根据老罗所说,“雨夜猎手”大概率是根据十多年前的真实案例改编而成的剧本。
    这么一来,自己在雨下的博览广场中见到的徘徊人影,以及现如今眼前所见的一切……
    无疑是在告诉他,这很有可能是“雨夜屠夫”事件中,受害者生前的最后画面!
    经由……她自己之手……
    她想干什么?
    无目的报复?还是说需要寻求帮助,亦或是告诉自己什么?
    高义列举出几个可能的猜想,心中越发觉得这事的不简单。
    正如老罗所说,事件或许不是自己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换句话说,在当今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你看到的东西,不过都是想让你看到的而已。
    真正故事,可能远比人们想象的来得复杂。
    正如眼前的女孩一样。
    高义手脚轻快,十分容易的就翻过了女孩踌躇许久的墙头,落在了溪流不断的小巷中,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小巷的深处,隐隐有什么动静传来。
    少女像是一个受惊的小猫一般,连忙想要远离声音传来的地方。高义则是转身,目光灼灼盯着昏暗小巷的深处。
    “秘密探员”什么的,哪比得上【神秘惊奇】,就是再恐怖的事,他都可以着手解决。
    就在高义将注意力都放在身后时,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女孩飞速远离的身影。
    等到他再反应过来时,女孩早已经消失不见。
    “失算了。”
    高义凝眉思索。
    眼前,先前发出声响的罪魁祸首们,正叼着什么东西,飞速通过下水道。
    此前,似乎这几只老鼠掀翻了一个铁皮桶,这才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不过现在,老鼠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自然是逃之夭夭。只有高义一个留在原地,神色迷茫。
    “这下彻底是丢失目标了。”
    高义身影穿梭,不断寻找着女孩的踪迹,却是无功而返。
    现在事态的严重,无异于打游戏搞丢了目标引导。新手教程的NPC让你去找一个叫“史密斯?沃德?杰克曼?杰森”的人,却给你划了一个大地图辣么大的圈,然后告诉你“哦,亲爱的,他就在这里面,不用客气”。
    这是用不用客气的事么?今天是你该咽气了(抽刀)。
    “我或许可以试着换个角度思考。”
    高义很快想起了牌桌游戏中的信息。如果建立在自己推论成立的前提下,那么女孩的唯一不变的目标就是回家,而回家,则需要搭乘老罗曾说的“203路”公交。
    这么一来,自己只要找到可以搭乘203路公交的站台,或许就可以重新找到记忆的主人公。
    高义点头。事到如今,有办法总比瞎转悠强,城市规划的公交站台位置并不难找,学校门前往往就会有一个。
    现在还是先离开积水巷再说吧。
    高义向着巷子的出口赶去。
    但就在他前脚刚走。
    身后,积水巷的深处,一道深蓝色雨披的身影缓缓走出。
    他的身材高大,袖口垂落,将整只手掌都完全遮蔽。唯一兜帽下流露出的一双眼睛,却是透着毫不掩饰的凶光。
    目光,宛如一条丝线,追寻着小巷出口的方向,略过高义并不存在于此的身躯,直直衔住了女孩的飘起衣角。
    再不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