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正义的我竟然成为了域外天魔 > 第三十六章 白山白纯
    索清秋摸着星光之体的良心,反复思考了半天。
    他会主动找事吗?
    不会。
    从来只是事找他。
    想通之后他义愤填膺地反对了林沐溪对他的误解。
    可惜,林沐溪对索清秋的话不屑一顾。
    但万星图在索清秋手里,他又有抽取万星图星之规则的能力。
    最后为了安抚索清秋的情绪,不让他铤而走险,林沐溪最终答应,一旦有人主动谋害索清秋,他一定会出手帮忙。
    答应完之后,林沐溪没让索清秋高兴太久,就把一盆冷水直接泼在了他头上:“别把我想象得太强,我没有那种叫做道韵的东西。”
    “我们那个时代的神祇整体实力不如你们这个时代。”
    “我的水平,只是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巅峰主神,这还是我用庞大的规则之力磨平了我跟现在主神之间神国、道兵方面的差距。”
    “否则,我也就是个高阶主神。”
    索清秋看着一脸严肃的林沐溪,掰着手指算了一下:“巅峰主神,够了。”
    “那我就提前谢过林前辈了。”
    林沐溪一脸无语地看着索清秋,总觉得他没安好心。
    一想到主动权根本不在自己手里,他气得瞬间化作了一片星光躲回了万星图的星辰之中。
    索清秋看着失去林沐溪的动作,微微翘了翘嘴角,也不在意,撤回意识,瞬间回到了庄园之中。
    将万星图丢进和平之后,索清秋嘿嘿一笑:“之前一直怕动用万星图会惹怒群星前辈。”
    “可如果是林前辈舔犊心切,主动动用万星图的规则之力来帮助我,群星前辈就没有理由对我生气了吧。”
    ......
    和气盟动作非常快。
    他们对索清秋提出的事情重视程度远超索清秋的想象。
    只用了三天时间,和气盟就选好了会场,一座十分静谧的仙山。
    如果是在其他仙域,这地点也没什么好惊奇的。
    但是这里是名景仙域。
    东方九千仙域最著名的旅游胜地。
    在这种遍地是人的地方弄出这么一个会场,和气盟也是下了大力气的。
    要不是清理其他游客,隔离会场占用了不少时间,估计白纯到家当天,和气盟就能准备好一个谈判会场。
    索清秋对和气盟选的地址非常满意。
    人越少,他的小花招露馅的可能越小。
    接到和气盟通知后,索清秋在真灵之中联系上了黄道吉。
    有了新的人生目标的黄道吉做起事来果然动力十足。
    短短三天时间,他竟然已经挑选出了十名气质神态各异的演员,并培养了他们如何演一名仙帝。
    索清秋虽然不知道黄道吉培养得如何,但是看到他信心满满的样子,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当索清秋带领着一群穿着青色长袍的神祇和一群穿着黄黑道袍的神祇来到仙山的时候,和气盟派这边正有两个人站在原地迎接他们。
    迎接之人正是白纯和他父亲,和气盟盟主白山。
    之所以只有两个人迎接,是因为,白山不能确定这次会谈的机密程度。
    一旦他大张旗鼓地迎接把事情搞大,结果双方希望是一个相对秘密的会谈。
    他可就好心办了坏事。
    作为和气盟盟主,白山虽说是靠着拳头走到如今的地位,但是和气盟和气生财的核心理念他还是能领会的。
    白山看到索清秋一行到来,主动迎了上来。
    即使身为仙帝,白山面对索清秋的时候也没端起架子,当然也没表现的卑躬屈膝。
    他一脸和蔼地对着索清秋拱了拱手:“我儿子顽劣,前几天惹了少掌门不快,我在这里替他赔礼了。”
    说完白山对着索清秋鞠了一躬。
    直起身后白山接着说道:“接到少掌门委托,我们和气盟没敢耽搁,全力准备了这个会场。”
    “但是时间有一些紧急,所以会场布置得有些过于简陋了,希望少掌门不要介意。”
    索清秋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
    其实来之前索清秋看和气盟保护他庄园的行动,知道和气盟其实有巴结青菱道的心思。
    但在他想来,和气盟一个比较有名气的门派,即使会对他表现得足够重视,但也不会让盟主亲自来接见他。
    他以为来接他的会是白纯。
    可没想到,白山仙帝竟然亲自来了,还如此态度。
    索清秋心里瞬间提防了起来。
    白山又不是魔神天的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对他如此之好。
    就算看在青菱道的面子上,也不应该。
    他一个小小的伪神,白山一个仙帝,这态度不正常。
    看到索清秋的表情,白山先是一愣,接着一脸恍然地笑了起来:“少掌门不用如此多心。”
    “我们和气盟待人一向如此真诚。”
    说完看索清秋还是不信,遂无奈的补充到:“作为和气盟主,我亲自来是表达对青菱道和日曜殿的足够尊重。”
    “但除了和气盟主这个身份,我还是一名父亲。”
    “这次除了替我儿子道歉,同时也希望少掌门看在同是年轻一辈的份上,带带我这顽劣的儿子。”
    “谁家英雄背后还能少得了几个跟班。”
    “我儿子白纯实力虽然一般了些,但是做事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少掌门如果不嫌弃的话,不知能否提携我儿一二。”
    说完悄悄的将一枚戒指塞进了索清秋的手里。
    索清秋手里拿着戒指的同时,一把握住了白山仙帝的手。
    一边将真灵探入戒指,一边开口拒绝道:“白盟主有点过于瞧不起我邵某人了。”
    真灵刚一探入戒指,索清秋就发现了放在戒指之中的东西。
    各种炼制道兵和炼器的顶级材料把这空间有若一个盛京大小的储物戒指堆的满满当当。
    “但我跟白兄弟十分投缘,就算白叔叔不说,我也打算跟白兄弟好好交流一番。”
    说完索清秋撒开了白山的手。
    白山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又想到刚刚索清秋从“白盟主”到“白叔叔”称呼变化中间的动作。
    脸上瞬间挂满哭笑不得的表情。
    他刚刚明明只是想说,索清秋看上了哪些材料可以任选十样。
    这少掌门怎么直接全拿去了。
    他刚想出声提醒一下索清秋,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
    仔细想了想,戒指里的资源虽然珍贵,但他白山也不是承受不起。
    吃人家嘴短,那人家手软。
    如果这青菱道少掌门收下戒指后,真的能好好培养他儿子,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想到这里,白山脸上挂起了和煦的笑容:“那少掌门,我儿子可就拜托于你了。”
    索清秋看到白山脸上的变化,先是不解。
    接着也反应了过来。
    不是所有人都是群星之主、智冠天下。
    送人东西都一神域、一神域的送。
    白山一个和气盟主虽然在东方九千仙域里身份算是不低。
    但是跟魔神天那群人比,还是弱了些。
    自己拿了他一个戒指,估计他心疼了。
    不过戒指里的东西既然是炼器材料。
    索清秋预计自己不久后就会见到绿漪,还是多准备一些的好。
    所以他不准备把这些东西还给白山。
    但拿了人家东西总要对得起人家,看着白山的笑容,索清秋也不含糊,直接伸出一指点在白纯的额头。
    一枚香火神道的种子传了下去。
    接着索清秋对着白纯露出了一脸神秘笑容:“不许告诉你爹哦。”
    白纯感悟着香火神道种子之中的内容,脸上的表情震惊与狂喜交织。
    听到索清秋的吩咐,想也不想的点头达到:“主人放心,我绝不会告诉和气盟主的。”
    白山和索清秋听到这话,嘴角同时抽搐了一下。
    索清秋一脸憋笑地对着白山拱了拱手:“白盟主,今日就劳烦您在山外帮忙守一下,顺便做个见证。”
    “我们这就进山去谈判了。”
    听到这话,白山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少掌门放心。”
    “今天我们和气盟一定会尽全力保证和谈不被人打扰。”
    索清秋点了点头,领着两队人马走进了山中。
    看着索清秋一行身影渐渐消失,白山瞬间回过了身,拧着白纯的耳朵气哼哼的说道。
    “和气盟主是吧。”
    “绝不告诉是吧。”
    “小兔崽子你翅膀硬了啊?”
    被白山拎在半空的白纯一脸慌张地喊道:“爹,爹,我错了。这不是为了表决心么。”
    “爹!你拧我耳朵怎么还用上了痛之规则。”
    “爹!我错了,你放我下来,我现在就说......”
    听到白纯前面的话,白山还满意地点头。
    可听到最后一句,白山双眼一瞪,不光拧白纯的手用力了一些,顺便还加上了用脚踢。
    “老子好不容易给你争取到的机会,你小子坚持这么一下就想叛变?”
    说完白山想起了自己被索清秋拿走的戒指,心里更是心疼。
    他闭上双目用真灵一探,发现周围没有外人之后,从衣服里摸出一根小铁棍。
    “今天我就替你新认的主人好好教育教育你,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忠,什么叫孝。”
    “你这不忠不孝的东西。”
    白纯一看白山掏出了他那增强痛之规则的仙器棒子,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了起来。
    “爹!爹,我错了,我绝对不告诉你!”
    “啊!~”
    回应白山的是满含痛之规则的一棍,重重地抽在了他的屁股上:“不孝的东西,吃我一棍!”
    “爹!爹,我错了,我现在就告诉你,其实主人给我的是......”
    “啊!~~~”
    “不忠的东西,就这么出卖你的主人?!”伴随着白山的声音,又是一棍落在了白纯屁股上。
    白纯算是看明白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白山拿自己撒气来了。
    从小到大一直最受宠的白纯哪受得了这个,牙一咬心一横,他硬扛着棍棒喊了起来:“白山!我告诉你,你在外面养那些外室在哪我可都知道。”
    “今天你打我一棍,我就告诉我妈一个你外室的地点。”
    “咱俩今天就同归于尽!”
    说完,白纯等了半天,棍子也再没落在他身上。
    他得意洋洋地睁开眼看向自己父亲,接着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妈,你怎么来了......”
    白纯的母亲一脸慈祥地看着白纯:“纯儿大了,有事情知道瞒着为娘了。”
    白纯疯狂摇头:“没,没有,娘。”
    白纯母亲轻轻将他从白山手上接了过来,温柔地对白山说道:“夫君,你还有正事要做,不要如此玩闹。”
    “儿子我先帮你带回家里管教,记得忙完早点回家。”
    白纯在她手上不停地挣扎:“爹,救我......要不咱俩就一起完了。”
    白山看都不看白纯一眼,一脸温柔的对着妻子拱了拱手:“有劳夫人。”
    “夫人放心,这边事了,我一定第一时间赶回家中。”
    说完不等自己妻子回话,双手极速挥舞,用道韵、规则、神力加上名景仙域的地气构造了一个结界。
    将他妻子和白纯全部隔绝在了结界之外。
    “呼。”
    ......
    来到群山之巅的索清秋一行,谨慎地拿出仙器探查了一番,发现没有被监视后,齐齐的松了口气。
    他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从进山就已经开始作假。
    如今太乌还未恢复,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维持日曜殿其他肉身的运行,怎么可能派其他肉身起来演戏。
    所有日曜殿打扮的人都是青菱道人装扮的。
    他们修炼的不是日曜殿功法,其实根本没什么日曜殿的气息。
    好在索清秋跟白山在外面插混打科加上白山不认为有人会冒充日曜殿的人和青菱道谈判,才让他们糊弄了过去。
    松完气之后,索清秋回头看向山下,好奇地问道:“下面闹的这是哪出?”
    听到索清秋问话庄俊健脸上忍俊不禁。
    “少掌门有所不知,和气盟盟主白山以豪气、霸气和匪气名扬东方仙域。”
    “可真正让他彻底扬名的是他怕老婆。”
    “当年他还是个土匪的时候,他老婆是和气盟上一代盟主的女儿,一位大家闺秀。”
    “不知怎么看上的这莽汉,毅然决然地嫁给了他。”
    “白山如今的地位,有一大半都是他老婆的功劳。”
    “因为这个原因,白山对他老婆一直恭敬有加。”
    “但他又是个风流性子,不敢当着他老婆面养,他就把人都养在了外面。”
    “他老婆每次知道他把人养在哪,也不哭,也不闹,只是直接找上门去和外室谈心。”
    “每一个被她谈过心的外室最后都心甘情愿成了她的姐妹,为了不背叛自家姐妹,她们全都选择和白山断了关系。”
    “之后,白山藏外室的地点是愈发隐蔽。”
    “他不怕他老婆闹,就怕他老婆找到他外室的住处。”
    索清秋听完失笑的摇了摇头:“倒也是个奇女子。”
    笑玩对着队伍中的几个凡人招了招手:“准备好了么,咱们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