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南洋逍遥小岛主 > 第129章 意外收获和再燃醉情
    第二天上午,顾羽跑去附近公立的樟宜综合医院做了一个体检。
    等体检报告出来后,他就可以去新加坡人力部MOM服务中心,申请办理把自己的学生准证换成创业准证EntrePass了
    从樟宜综合医院做完体检后,顾羽来到自己目前就读的BM管理学院行政部。
    他把来自新加坡人力部的创业准证EntrePass原则性批复函AIP复印了一份给学校,申请把原来的全职课程转换成一个Part-time的在职课程,同时让学校向移民厅出函取消自己的学生签证。
    学校行政部总监看到顾羽递交的这份来自新加坡人力部的原则性批复函AIP后,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上上下下把这份原则性批复函AIP看了好几遍。
    “阿拉玛,是真的获批创业准证EntrePass了啊!顾羽同学,恭喜,你可是我们学院第一个在读学生申请到这个创业准证计划的,这也是我们学院的荣誉啊……”
    之前,顾羽跑过来跟这位总监沟通的时候,总监觉得顾羽获批可能性很小。
    这创业准证EntrePass从2013年起开始提高了申请门槛,申请人的人很多,但能够获批的项目不多,最后入选的都是凤毛麟角,那些非常优秀的高科技创业项目。
    其实,目前对于顾羽来说,要不要从BM学院取得一张澳洲大学的毕业证书已经不是很重要。
    他更看重的是目前在南大就读的那个城市农业科技文凭课程和自己正在发展的事业。
    所以,在BM管理学院行政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他就离开学校,暂时不去上课,开始专注于自己的事业。
    下午,顾羽驱车直奔番薯岛。
    这些天,梁叔暂时住在柔佛新山他儿子家还没有回来。
    来到番薯岛上,“第二代高级智能养植大棚”里面那些上周日凌晨种植下各1000株的奶白菜、青龙菜、球形生菜、羽衣甘蓝、罗勒菜和芝麻菜都已经全部成熟可以收割了。
    这些蔬菜在智能养殖大棚里面的成熟周期是三天。
    其余那20株覆盆子果树和蓝莓果树上都已经结满了青涩果实,这两种果树的成熟周期是七天,要周日才能收割。
    而最让顾羽惊艳的是那444株红薯,之前种下的枝苗插穗,现在立体架床上全部变成了郁郁葱葱的番薯叶,又长又密密的胡须一般的番薯根系,以及沉甸甸的红薯。
    那些成熟的红薯就像一个个萝卜似的吊在藤架上,数量达上百个。
    智能助手“小助”告诉顾羽,智能大棚目前对于红薯这样的品种采用的是智能气雾种植技术。
    它是利用智能喷雾装置将营养液雾化为小雾滴状,直接喷射到红薯的根系以提供红薯生长所需的水分和养分。
    这种技术可使植物根系处于一个悬吊的雾气空间中,掀开后红薯叶子下面密密麻麻的气生根特别多,这些根长成根茎就是成熟的红薯,上面所结的红薯就像一个个萝卜似的,每一批成熟的数量可达上百个。
    “小助”告诉顾羽,目前第一批成熟可收割的红薯,每一株大概是125个,每一个红薯重量一斤左右,每一株可收获125斤左右。
    444株红薯,一共可收割数量是55500个,总计5.55万斤。
    听到这个数据,顾羽很惊讶,一般老家产的红薯都是用土种出来的,一株一般也就几斤到十斤,最高产量也不过20斤左右。
    而当下的智能气雾种植技术居然达到了125斤,这还是第一批,再三天后还可以收割第二批……
    看着这5.55万斤红薯顾羽没辙了,他只得暂时先收割了20个红薯当样品带回新加坡去。
    武吉班让BukitPanjang是新加坡最大的蔬果批发市场。
    回来新加坡后,顾羽先拎着这一袋子20个红薯样品来到武吉班让批发市场。
    那里面的批发商很识货,一看顾羽手中的红薯就是甜度超高的琥珀金薯品种。与一般的红薯相比,琥珀金薯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极高的甜度及香糯的口感。
    马上有一个叫阿发的批发商与顾羽谈妥了价格,他愿意以0.8元新币一斤的价格收购顾羽的红薯,货到检验后付款。
    第二天一早,顾羽驱车来到丰顺港,在小镇上以每人300令吉的价格雇了四个当地人帮他搬运那些红薯。
    中午时分,5.55万斤红薯用鲜运达物流公司的货车顺利运送到了武吉班让蔬果批发市场。
    批发商阿发验货后,感觉很满意,付给了顾羽4.44万新币的货款。
    “叮”一声:
    【玩家:顾羽
    当前级别:LV5
    当前积分:285756/2000000
    ……】
    这新增的5万多玩家积分还包含了上周末收获卖掉的山竹,上午母亲在蔬果店里卖掉的1000株奶白菜、青龙菜、球形生菜、羽衣甘蓝、罗勒菜和芝麻菜,以及平时顾羽从脑海空间里收割的送给十六厨的那些白萝卜、大米和七锅红辣椒等货款。
    第二天周五上午。
    顾羽拿着樟宜综合医院新鲜出炉的体检报告,来到新加坡人力部MOM服务中心,申领到了新的创业准证EntrePass。
    拿到新的EntrePass准证后,顾羽兴奋地给林文珊打了一个电话。
    “哈喽,你终于想起给我电话了哈,我还以为你这个家伙从地球上消失了呢……”电话那头林文珊娇滴滴地嗔道。
    “这几天忙着办理一些事情。安丝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自由啦!”
    “自由?原来你不自由吗……”林文珊在电话里感觉莫名其妙。
    “哈哈,我刚刚拿到了新的EntrePass准证,原来的学生签证已经取消了。也就意味着我现在开始,再也不用每天去那家无聊的BM学院上课签到,我以后可以与你一起专心搞我们的事业啦!”
    “哇,真的啊,太好了。羽,祝贺你!”
    “你中午有空吗,我请你吃大餐祝贺一下?”
    “有空啊,我刚从民众联络所上完课回来。羽,中午要么我请你去荷兰村吃饭吧,庆祝你获得新的创业准证……”
    “谢谢,那我们就等下荷兰村见!”
    新加坡的荷兰村以早期居住在此并备受尊崇的建筑师HughHolland的名字命名。
    荷兰村沿街两旁的半独立式洋房和排屋鳞次栉比,是上世纪五十年代英属殖民地时期英军聚居区。如今,这里也是居住在新加坡的洋人最喜欢消遣和休闲的地方之一。
    当下,荷兰村和毗邻的集美花园已经蜕变成了热闹的餐饮休闲区,这里汇聚着各种异国风情的高级餐馆、现场音乐厅和休闲酒吧。荷兰路购物中心还是一个具有民族风格的艺术和手工艺的宝库,马路两边各种新奇的时尚商店、美食街和艺术画廊在这里随处可见。
    精心打扮一番的林文珊来到荷兰村与顾羽碰头时候已经快下午一点多了。
    不过,荷兰村这里很休闲,下午一、两点钟来吃午餐的人不在少数。
    林文珊带着顾羽找了一家有现场音乐表演的意大利餐厅,边享受音乐,边享受意大利的美食与美酒,度过了一个慵懒又浪漫的下午休闲时光。
    不知不觉,俩人整个下午喝下了两瓶的意大利干白与干红。
    跟上次在番薯岛一样,因为高兴,林文珊敞开了酒量。
    到下午四点多时候已经醉倒在顾羽的怀里……
    最后还是顾羽结的账,拦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回家。
    他抱着林文珊进去排屋时候,林文雪已经上班去了。
    等顾羽把她放去二楼她那个房间的大床上后,林文珊娇羞地勾着顾羽的脖子,送上火热的红唇,娇羞地柔声道:“羽,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