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妖怪都归我 > 〇二九 发现
    叶贯这一击并没有直接伤到潘峰的身体,却震碎了他的丹田。
    丹田是经脉穴窍之始,法力流转之源,丹田被毁,除非有天大的机缘,否则就意味着道途消散。
    别看他们三人之前话说得很轻松,日子不舒坦长生也无味之类,但哪一个踏上了修炼之路的人,会没有长生的念想。
    “你…你……”
    潘峰涩声怒吼,声音中有愤怒、有恐惧,更有无尽的绝望。
    “我问,你答!”
    对方的声音依旧平静,但在现在的潘峰耳中,却有着巨大的压力,让他浑身发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灵石矿的一切,你所知道的!”
    声音依旧冷漠,一股无穷愤怒却猛然用上了潘峰的心头,他猛然跳脚怒骂道:
    “狗杂种,有种你就杀了我,老子皱下眉头就是你生的,想要从我这打听到消息,你做梦……”
    愤怒之后,他已经闭目待死,准备要硬接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愤怒,但让他奇怪的是,对方却忽然销声匿迹了,似乎被他的愤怒吓到了一样!
    但他知道,那时绝对不可能的,等待了半晌,他试探地问道:
    “喂,你去哪了?”
    一盏茶的时间,对方依旧没有任何表示,他不禁有些恐慌,哪有将人抓进来却又毫无反应的,这个时候不应该是疯狂逼问,各种刑罚其上么?
    据说,修炼界有种极为恐怖的惩罚,就是将人关在一个没有任何变化的小世界中,让其自行崩溃。
    乍一看,这种惩罚似乎没什么,但细细一想,却让人极为恐惧。
    看看周围空无一物的环境和逼仄的环境,,潘峰又是恐惧又是愤怒,指着四周空无一物的空间,再次厉声吼道:
    “想凭这个地方让我崩溃,你做梦!”
    说罢,他猛然一声怒吼,向前猛扑。
    几步之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仿佛突然出现了一堵看不见的坚墙,巨响声中,他狠狠撞在上面,瞬间皮肉都有些变形。
    虽然丹田被毁,法器、储物袋被收走,但法力仍在,郑峰一声怒吼,连续数拳击出,但看不见摸不着的空间壁垒却坚固无比,无论他怎么攻击,都纹丝不动。
    反而是他的身体,在强烈的反作用力之下,变得血肉模糊。
    另一边的叶贯只是忽然发现了身边的异常,才一时没空理会这个家伙,根本不是他想象的要将他关在不变的环境中折磨。
    长年游走在灰暗地带,郑峰经常干这些折磨人的勾当,所以才一遇到这种情况就异常敏感,生怕之极也遇上。
    扫了眼一边嚎叫,一边疯狂攻击空间壁垒的郑峰,叶贯冷冷一笑,猛然发现,吞星蟾空间其实是最好的囚禁对手的工具。
    想凭蛮力打破空间壁垒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好让他明白眼下的情景。
    收回目光,叶贯回头看向不远处。
    这个空间只是他为了审讯郑峰,放置吞星蟾而开辟出来的,原本只是无意为之,但是,就在刚刚,他忽然感觉到不远处的空间里有种奇怪的波动,似乎是藏着某个异族。
    为了防止被地面那位注神高手发现,叶贯已经将土遁术催到了最强,藏在了数百米的地下。
    地底世界绝非仅仅就是土地的掩埋而已,而是充满了各种狂暴的元磁之力,一般生灵根本没法在这么深的地下生存,不管是人还是异族。
    对方竟然恰好出现在这里,不禁让叶贯大为紧张,收起吞星蟾,驱动土遁术,他小心翼翼地往那个方向潜行。
    几百米之后,面前陡然一空,一日一月猛然同时升起。
    日如烈阳横空,大日凛凛之下,一切魑魅魍魉都无处匿藏,月如利剑之光,所见所至,可将一切斩为无形。
    乍一见道这两轮光华,叶贯全身法力猛然一泄,竟然控制不住全身的法力,像凡人一样,从空中狠狠摔下。
    “嘭”地一声闷响,他重重摔在了什么东西上面,肋下巨疼传来,肋骨竟然摔断了几根。
    冷汗瞬间从毛孔渗出,叶贯只觉得某种无形的力量死死钉住了自己,就仿佛被老虎钉住的小兔子。
    明明看到对方一步步靠近,恐惧、绝望,身体却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根本无法逃脱对方的注视。
    就在他拼命挣扎,想摆脱这种无形的立场的时候,黑暗中的日月却渐渐变得暗淡,那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也开始飞速衰减。
    而后,无穷的黑暗开始飞速褪去,叶贯这才发现,这里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地底洞窟,之前的黑暗也并不是真正的黑暗,而是对方强大的威压之下,感知被压制到极点的幻觉。
    百来丈的巨大地底洞窟中,一只三丈多长的巨大插翅飞虎静静横卧其中,无穷的威压和肃穆从他身上涌出,充斥着这个洞窟的每一寸空间。
    他的双目已经闭上,两枚让人感到窒息的眼光已经不在,但他袖长、优美,充满了力量的身躯,以及收拢背后,布满无数美丽花纹的双翅,无不在告诉后来者他的身份。
    插翅飞虎,他没有死,竟然一直躲在地底,还活到了现在!
    望着眼前有如神祇一样的插翅飞虎,叶贯心头涌起真正滔天巨浪,不用想都知道,眼前的这只插翅飞虎,就是飞虎县之前的那只。
    叶贯本以为,对方已经死在了金阙玄宫的围剿之下,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直躲在这里。
    显然是使用了某种李代桃僵之术,骗过了所有人,一直在这里多了数百年。
    从他之前散发的威势来看,他已经不再是一只刚刚突破注神的插翅飞虎,而是一只冲破了生死瓶颈,进阶真灵的强大异族。
    不过,当年的那一战显然给他留下了难以复原的重伤,就在突破真灵的那一刻旧伤彻底复发,他估计是这个世界上存在时间最短的真灵强者。
    虽然已经死去,但那种真灵的威压依旧没有消散,而是固执的环绕在他身边,震慑着后来者。
    法力流转,打坐许久后叶贯才适应对方的威压,慢慢向插翅飞虎靠近。
    越靠近,那股发自心底的战栗感就越强,仿佛要不由自主跪倒在对方面前一般,短短几百米的路,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叶贯才来到对方面前。
    站在跟前,更能感觉到这个插翅飞虎的庞大,叶贯站着都没有他卧着高。
    轻轻探出手,按在对方犹如绸缎一样的毛皮上,紫气大显,濛濛的光华瞬间笼罩了插翅飞虎全身。
    下一刻,无数凌厉的剑气猛然从插翅飞虎的肉身中闪现,但目标却不是叶贯,而是他自己。
    毁灭一切的剑意之下,他庞大的身躯猛然齐齐坍塌,化作点点荧光消失不见,叶贯不禁愕然,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变化。
    显然,在死亡的前一刻,他感觉到了叶贯的接近,为了避免自己的身躯落入人类之手,他用最后的法力在自己的身体内设下了禁制。
    只要有外来法力接近,禁制立即就会激发,他的身体就会立刻化为灰烬。
    就在叶贯以为,这趟必然无功而返的时候,插翅飞虎的两只翅膀上猛然闪现道道白光,两只翅膀连连闪烁,在无数剑光中来去自如,瞬间就突破了剑阵的环绕,冲了出来。
    叶贯不禁又惊又喜,这个插翅飞虎的两张翅膀已经被他炼成了某种金属性的通灵法器,插翅飞虎死亡的刹那,他们就获得了一定意义上的自主权。
    任何生灵都必然追求自身的延续,两枚飞翅竟然开始抵抗剑阵的毁灭,试图逃出剑阵。
    而他们身上闪烁的白光,正是叶贯苦寻良久,却从无头绪的金遁术。
    五行遁术之中,土、水、木三种遁术最为常见也最为容易修炼,用途也最大,火遁术就要差了许多,绝大多数时候都根本用不上。
    金遁术则是所有遁术中,最为神秘的遁术。
    实际上,叶贯翻遍了金阙玄宫他能查到的一切资料,就从来没有见过有任何关于金遁术的描述。
    不管是法术本身还是可能洗练这种法术的人,都没有只言片语。
    金阙玄宫都如此,其他地方可想而知,就在他以为这个世界都未必有金遁术的存在的时候,没想到,这只插翅飞虎却让他有了意外的惊喜。
    一声沉喝,紫气的效果顿时便被催到了极限,两只飞翅能在剑阵中来去自如,但对上紫气,却功能大减。
    道道剑气飞出,环绕着飞翅形成了两个小小的剑阵,想隔开紫气,但紫气是远高于这些功能的存在。
    在感受到飞翅的时候,无数细小的紫气就开始探出,攻守兼备的剑阵如同虚设,紫气流水一样越过剑阵,包裹了飞翅。
    与炼化其他异族不同,紫气并没能第一时间炼化飞翅,而是将他紧紧包裹,下一刻,叶贯全身的法力就像流水一样涌上紫气。
    无数紫气在飞翅中进进出出,仿佛在肢解什么,片刻后,一弹流转不停的白色液体金属从飞翅上留下。
    飞翅发出一连串悲痛的哀鸣,连连颤抖着想逃脱紫气的操控,却怎么都挣扎不开。
    待到最后一滴白色金属被驱除,仿佛解除了某种限制一样,紫气猛然一合,化作一个紫色小球,射入飞翅之中。
    下一刻,飞翅瞬间虚化,紫气也猛然铺开,化作一个奇异的大阵。
    无数符箓飞转流动,更有无数符箓跨越无数虚空,欢快而来,一枚散发着晶莹白光的传功符诏缓缓成形。
    “金遁术!”
    心中欢快地大叫了一声,叶贯疾步上前,一把握住了金色符箓。
    道道奇异的刺痛感传来,仿佛有无数细小的利剑在经脉穴窍中攒射、游动,叶贯紧咬牙关,全力吸收这枚传功符诏。
    叶贯前前后后吸收了不少传功符诏,即使是需要用凤凰真血催动的涅槃重生法术,也只是对血脉的要求高而已,吸收起来并不困难。
    但这枚金遁术符诏却截然不同,符诏本身仿佛就是一道可供杀伐之用的法术,每游走一次,就让叶贯的经脉穴窍受到一分损伤。
    时间一点点过去,沉重的呼吸犹如风箱的抽动一般,点点汗水落下,慢慢转化为血水,叶贯慢慢变成了一个血人。
    好在太初盈虚经奥妙非常,对生命力更有极大的加成,叶贯的经脉穴窍远比一般人坚固得多,而每一次法力的流动,也让受损的经脉穴窍不断平复、好转。
    虽然浑身疼的犹如刀绞,但叶贯却紧咬牙关纹丝不动,一点一点地催动传功符诏在经脉中运行。
    许久之后,叶贯猛然全身一声,剧烈的疼痛猛然消散一空,一道白光在叶贯周身一闪而逝,瞬间消失不见。
    “哈哈!”
    长啸一声,叶贯猛然翻身而起,眼中满是喜色。
    轻轻一抖身体,无数汗渍、血渍等污垢五一甩而空,他已经彻底吸收了金遁术。
    识海中那个虚幻的五环连接猛然一亮,代表金遁术的白环一下子变得凝实无比,五色光华流转,无数明悟在心头涌动,他对四种遁术的了解顿时加深了许多。
    而且,叶贯明显地感觉到,某个神奇的种子正在他体内酝酿,只是,缺少了木遁术这关键的一环,这个种子如论如何也不能真正成形。
    望着北方,叶贯冷冷一笑。
    与之前对金遁术完全摸不着头脑不一样,木遁术他可是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的。
    吕大山化身在大熊山已经待了很久了,相信总能找到机会,木魈一族……呵呵呵呵!
    放下心都的思绪,叶贯开始细细打量这个插翅飞虎存身的洞穴。
    有了金遁术的加持,原本有些迷茫不清的四周陡然变得清晰无比,他这才发现,这个洞穴绝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洞穴四周其实布满了某些奇异的金属,正是这些金属才隔绝了一切外来的窥探。
    白光一闪,叶贯猛然融入了这片包裹着整个洞穴的巨大金属中,金遁术的作用下,这些金属对他而言已经犹如空气一般,舒适直如。